杨岐宗理

信息来源:糖果派对资源发布日期:2016-05-27

  文/温金玉
  
  杨岐派,是禅宗临济下面的一个支派,由于此派的开创者方会在袁州杨岐山(今江西省萍乡县)举扬一家宗风,后世便称其为杨岐派。
  
  杨岐方会(992-1049),俗姓冷,袁州宜春(今属江西)人。少机敏善谈,及长,不喜从事着述。后为他人掌管税务,失职当罚,潜逃至筠州(今江西高安)九峰山落发为僧。赴潭州(今 湖南长沙)参石霜楚圆,掌监院之事,得法后辞归九峰山,又至杨岐山住持普通禅院,大振禅风,世称“杨岐方会”。据《五灯会元》卷十九载,方会于楚圆门下时,自请为监院,辅佐楚圆不厌勤苦。扣参虽久,未有省发。再次咨参,楚圆就说:“库司事繁,且去。”或说 :“监寺异时儿孙遍天下在,何用忙为?”有一天,楚圆外出,正值下雨,方会侦得小径, 截住楚圆,并扭住说:“这老汉今日须与我说。不说打你去。”楚圆说:“监寺知是般事便休。”语未卒,师大悟,即拜于泥途。问曰:“狭路相逢时如何?”楚圆说:“你且躲避,我要去那里去。”方会回来,第二天具威仪,诣方丈礼谢。从方会的悟道便可看出,他身上禀有的临济气质,机锋动作齐施。
  
  楚圆迁兴化,方会便辞归九峰山,道俗请于袁州杨岐山出世。九峰长老勤公,是智门光祚之嗣,雪窦重显的同门,他不太了解方会,便说:“会监寺亦能禅乎?”言语间透着不信任。 方会升座问答罢乃曰:“更有问话者么?试出众相见,杨岐今日性命在你诸人手里,一任横拖倒拽。为什么如此?大丈夫儿须是当众决择,莫背地里似水底按葫芦相似,当众勘验看有么? 若无,杨岐失利。”方会才下座,勤公把住说:“今日且喜得个同参。”方会说:“同参底事作么生?”勤说:“杨岐牵犁,九峰拽耙。”方会说:“正当与么时杨岐在前,九峰在前? ”勤拟议,方会托开说:“将谓同参,原来不是。”这样,方会初试牛刀,便锋利无比,名闻四方。
  
  方会的禅学思想,是对临济思想的改造变通,既不失为临济正宗,又别有新意。他主张义玄那样的“立处即真”的自悟,他说:“立处即真,者里领会,当处发生,随处解脱”(《杨岐方会和尚语录》)。成佛总要自身体验,如实领悟。佛法无处不在,不必寻觅。因为“一切法皆是佛法,佛殿对三门,僧堂对厨库。若也会得,担取钵盂拄杖,一任横行天下。若也不会,更且面壁。”所以他坚持慧能禅法“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宗旨,以此作为指示禅者的依据。他说:“百千诸佛,天下老和尚出世,皆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若向者里明得 去,尽与百千诸佛同参,若向者里未能明得,杨岐未免惹带口业。”真可谓一识本心,当下即是;迷失自心,对面不识。他主张“身心清净,诸境清净;诸境清净,身心清净。”因此他问众:“还知杨岐老人落处么””自答:“河里失钱河里捃。”这个“捃  ”字,便是捃回自性,还他个本来清净。
  
  方会的禅法,亦是追随义玄那种痛快淋漓、不容拟议的禅风特色。如:“上堂云: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拈起拄杖云:吞却山河大地也。过去诸佛,未来诸佛,天下老和尚,总在拄杖 头上。遂以拄杖划一划云:不消一喝。”这样的开示确有气吞山河的气度和傲视天下的胸怀 。在上堂时,他自称:
  
  杨岐一要,千圣同妙。布施大众,果然失照。
  
  杨岐一言,随方就圆。若也拟议,十万八千。
  
  杨岐一语,呵佛叱祖。明眼人前,不得错举。
  
  杨岐一句,急着眼觑。长连床上,拈匙把箸。
  
  这都是要求禅僧勿要执着言语文字,死煞句下,而应直透心源,悟彻本心。方会重新强调这些思想,主要是针对当时流行的文字禅和公案禅。
  
  方会的禅学风格,是属于临济体系,但在具体运用过程中,又吸收了云门等派的特点。他上堂说法云:
  
  “雾锁长空,风生大野,百草树木作大狮子吼,演说摩诃大般若,三世诸佛在尔诸人脚跟下转大*轮。若也会得,功不浪施。”这一段话与云门的“函盖乾坤”、一切现成的主张颇有心气相通之处。云门禅就主张世间一切均为真如佛性所派生,所以举此在体,即可“函盖乾坤”,君临天下。《续传灯录》卷七就认为方会“其提纲振领,大类云门”。同时,他的接化学人的方式又大扬临济宗风,所以又说方会“其勘验锋机又类南院”(即义玄二传弟子慧颙 )。这样在方会的禅法里,既坚持了临济正宗特色,又包容吸收了云门宗的特点,兼具临济 、云门两家的风格。
  
  在接化学人的具体方式上,杨岐方会具有灵活自然、随机施教的特点。如有人问:“雪路漫漫,如何化导?”他回答说:“雾锁千山秀, 迤逦问行人。”这就是说,在接引参学弟子时, 应善于诱导,把握时机步步启发。还有人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方会回答说 :“有马骑马,无马步行。”说明自己的禅法并无成规可拘,而是灵活运用,随机把握。方会的禅法不象黄龙慧南那样用“三关”之类的固定问话格式来接引学人,而是采用多变的机语来诱导学人。所以慧洪在《禅林僧宝传》卷二十八中评论说:“杨岐天纵神悟,善入游戏三昧,喜勘验衲子,有古尊宿之风。”正是由于方会继承了临济的正宗禅法,又综合了云门等派的禅风特色,且兼得马祖道一的大机、大用,所以文政和尚在为方会语录作序时评论说:“当时谓(怀)海得其(道一)大机,(希)运得其(道一)大用,兼而得者独会师欤 !”加上他随机灵活的教学方法,使其禅法浑无圭角,圆融会通,因此,佛教史家称扬他的禅法“宗风如龙”。正是这种宗风,使杨岐派在激烈的派系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其法系能长期流传下来 。
  
  杨岐和黄龙同时兴起,后来黄龙法脉断绝,杨岐派恢复了临济宗的名称。禅宗后期的历史,几乎成了临济宗的历史,而临济宗后期的历史,也就成了杨岐派的历史。杨岐派禅法在宋元两代传入日本,创行别派,所谓“杨岐灯盏明千古”。在日本镰仓时代禅宗二十四派中,有二十派皆出于杨岐法系。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