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大师与近代沩仰宗

信息来源:《雪窦山佛教》发布日期:2017-04-14

  摘要:近代中国佛教的复兴离不开著名佛教领袖太虚大师的积极倡导和具体实践,在复兴中国佛教的过程中,太虚大师提出了中国佛教的特质在于“禅”的论断,并对中国佛教各宗派进行了系统的指摘和论述,其中太虚大师认为沩仰宗的宗风深机深用独得百丈精髓,并且父唱子和,深邃奥秘。太虚大师在民国年间对于沩仰宗门的支持和倡导,为沩仰宗的复兴和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沩仰宗历经几百年再次得宗门龙象传灯续祖,  离不开太虚大师复兴中国佛教的壮举和鼎力支持。
  
  关键词:太虚大师  沩仰宗
  
  太虚大师(1889-1947),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佛教改革家、教育家。他博通中西,精研佛法,“教理、教制、教产三大革命”致力于中国佛教的改革和复兴,  被誉为“近代佛教的马丁路德”,是继唐代六祖惠能法师后“中国佛教史上又一块里程碑”。太虚大师俗姓吕,乳名淦森,学名沛霖,祖籍浙江石门县(今浙江桐乡市),生于浙江海宁州(今为海宁市)长安镇。太虚大师幼年失去双亲,体弱多病,由笃信佛教的外婆一手抚养长大,勉强完成传统的蒙塾教育后,16岁时在苏州木渎小九华寺出家,法名唯心,后又得镇海寺奘年和尚又为他取法名太虚,1914年于宁波天童寺受具足戒。1919年,太虚大师就读于著名居士杨文会所创设的只洹精舍,并且半年后再入南京僧师范学堂学习。1912年与僧人仁山在南京共创佛教协进会,不久该会并入敬安为会长的中华佛教总会,太虚任会刊《佛教月报》的总编辑。1913年寄禅和尚圆寂,悲愤之余,他在上海追悼会上提出“教理革命”、  “教制革命”和“教产革命”三面大旗。1914年,太虚大师闭关于浙江普陀山,思考佛教的出路并写成了《整理僧伽制度论》、《人乘正法论》等重要的论述。1917年,  他应请赴台湾弘法,并游历日本各地,考察佛教。1918年与章太炎、蒋作宾、陈元白、张季直等人在上海创立了“佛法研究,佛法宣传”的文学社团觉社,主编《觉社丛书》(季刊),出至第五期后改名为《海潮音》(月刊)。1922年起创办了武昌佛学院。1924年在庐山发起召开“世界佛教联合会”。1925年1月率“中国佛教代表团”赴日本参加“东亚佛教大会”,进行访问并应邀演讲中国佛教及考察日本佛教。1927年4月,太虚大师在厦门南普陀寺行住持进院礼,并出任闽院院长。1928年,在南京创设中国佛学会,并赴欧美弘扬佛教,在巴黎时发起筹组世界佛学苑,  这是近代以来中国僧人首次去欧美传播佛教,影响很大。1929年,回国后积极从事世佛苑和世佛苑图书馆的筹建,并于1931年在四川创办汉藏教理院。1943年,组织中国宗教徒联谊会。抗战胜利后,曾担任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主任。1946年元旦,受国民党政府授予的宗教领袖胜利勋章。次年,病逝于上海玉佛寺。太虚大师一生鞠躬尽瘁,呕心沥血致力于中国佛教的复兴运动,对于近代中国佛教的僧制、戒律、僧教育、僧团体等都做出了具体的指导和实践,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尽管“三大革命”并未取得重大的成功,但其论述了中国佛教存在的问题,并且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案和设想,为以后的佛教改革提供宝贵的经验并指明了方向。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太虚法师基于中国佛教的特点所提倡的“人间佛教”至今仍然影响深远。
  
  中国佛教源自于印度,自两汉之际弘传以来,已经深深的融入到了中国文化当中,与儒家、道教都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思想史的重要环节。中国佛教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以及云南上座部佛教,尤其中国佛教禅宗植根于中国文化,无论是思想见地,还是哲学理趣,都打上了深深的中国印记,也是最能够代表中国佛教本土化的宗派之一。早在二十世纪20年代,太虚大师就剖析中国佛教自身的特点以及中国本土思想文化对佛教的深刻影响,提出了“中国佛学的特质在禅”的重要观点。1928年10月,太虚大师在访问欧洲期间,于法国巴黎东方博物院作“佛学之源流及其新运动”的演讲,将中国佛学的特色归纳为四点。其中第四点提出“最雄奇的是从中国第一流人士自尊独创的民族特性,以达摩西来的启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而直证释迦未开口说法前的觉源心海,打开了身心彻天彻地的大光明藏,佛心自心印合无间,与佛一般无二的圆明了体现了法界诸法实相,即身便成了与佛陀一般无二的真觉者,然后应用一切方土的俗言雅语,乃至全宇宙的事事物物,活泼泼地以表现指示其悟境于世人,使世人各各直证佛陀的心境。以上关于中国佛学的四个特色,其中第四个特色最重要,即指禅宗。太虚明确指出:  “此为佛学之核心,亦为中国佛学之骨髓。惟中国佛学握此佛学之核心,故释迦以来真正之佛学,现今惟在于中国,而中国唐宋以来一般老庄派孔孟派的第一流学者,亦无不投入此禅宗佛学中,然后再回到其道家及儒家的本位上,以另创其性命双修及宋明理学。故此为中国佛学最特色的禅宗,实成了中国唐宋以来民族思想全部的根本精神”。1943年下半年,太虚大师又于汉藏教理院讲《中国佛学》指出了:“中国佛学特质在禅”。“禅”又被称为“禅那”,华译为静虑,即是止观不二或定慧不二的境界。对于中国佛学之所以形成以“禅”为其特质的原因,太虚则从“梵僧的化风”与“华士之时尚”两方面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禅宗又称佛心宗、达磨宗、无门宗,是指以菩提达磨为初祖,探究心性本源,以期“见性成佛”的汉传佛教诸宗之一,与天台、华严、净土等宗派构成了汉传佛教八宗。禅宗以释迦灵山会上拈花,迦叶微笑为滥觞,迦叶以后,经阿难、商那和修、优婆鞠多、提多迦、弥遮迦、婆须蜜、佛陀难提、伏驮蜜多、婆栗湿婆、富那夜奢、阿那菩提、迦毗摩罗、那伽阏刺树那、迦那提婆、罗侯罗多、僧伽难提、伽耶舍多、鸠摩罗多、阁夜多、婆须盘头、摩孥罗、鹤勒那、师子菩提、婆舍斯多、不如蜜多、般若多罗,至菩提达磨,凡二十八人,是即禅宗西天二十八祖。自菩提达摩于梁武帝普通年间(520—527)自南天竺抵建业(今南京)弘化中土,是为汉传佛教禅宗初祖,后传二祖慧可(487—593),三祖僧璨大师(495—606),四祖道信大师(580—651),五祖弘忍大师(601—674),再传至六祖慧能大师(638—713)。六祖一偈受五祖印可,得传衣钵,后避难南方,住韶阳(广东)曹溪,自此以来高唱“教外别传”、  “以心传心”而大振禅风,是为南宗禅之祖。六祖慧能之嗣法弟子有四十余人,以南岳怀让、青原行思、南阳慧忠、永嘉玄觉、荷泽神会为著名。其中,荷泽神会开出“荷泽宗”,极力提倡顿悟法门。南岳怀让从六祖蒙受心印,住般若寺,接化达三十年,嗣法弟子有九人,以马祖道一居首座。马祖于江西龚公山举扬禅法,机锋峻烈,开喝棒竖拂之禅风,世称“洪州宗”,主张起心动念、扬眉瞬目等日常身心活动皆为佛性。马祖门下百余人,以百丈怀海、南泉普愿、西堂智藏、大梅法常、章敬怀晖、大珠慧海为首。自怀海于百丈山创建禅刹、订立清规之后,禅宗始脱离禅僧寄住律寺之制。百丈之下有黄檗希运、沩山灵佑等,希运之下有临济义玄。沩山灵佑独栖潭州(湖南),盛世参学者多达一千五百人,门下以仰山慧寂为最著名,此系即称沩仰宗。
  
  沩仰宗以沩山灵佑(77l一853)与仰山慧寂(803—887)二师为宗祖,取沩、仰二字而为宗名。初祖沩山灵佑俗姓赵,祖父俱福州长溪人,得法于百丈怀海。唐元和年间,灵佑住潭州(今湖南长沙)之沩山,宣扬宗风,孤居七年,其后以懒安自百丈处来,学者渐集,常逾千五百人,凌驾黄檗之门庭。弟子仰山慧寂(840—916),广东番禺人,俗姓叶,九岁,往依和安寺通禅师,十七岁自断二指,立誓落发,参谒耽源应真,了悟玄旨。后入沩山灵佑之室,受其印可。唐僖宗时迁大仰山,大振沩山之法道,是为沩仰宗,有仰山小释迦之号。中和三年示寂,世寿七十七。慧寂住袁州仰山,大振法道,其下分西塔、南塔二派,西塔传仰山另一师耽源应真之法脉,南塔则正属沩山法系。西塔派始自光穆,传资福如宝,再传吉州贞邃与潭州鹿苑;南塔派始自光涌,传芭蕉慧清与清化全忿等。慧清下有逞州继彻、兴阳清让、幽谷法满等。此外,仰山门下尚有霍山景通、无著文喜等人。虽然唐末五代时,沩仰宗颇为繁兴,但在五家法脉之中,沩仰宗是最早衰微失传的一支,法系再传仅四、五世而已,及至宋代即渐绝其迹,终至与临济宗合并,其间仅一百五十年。太虚法师在论述“宋元明清禅”时也说:“今讲“宋元明清禅”。宋、元、明、清、是四个朝代。前讲之“越祖分灯禅”,沩仰宗在唐武宗灭法前兴起,传至四五代即灭于唐末,所以说宋前沩仰已熄”  ,一直到民国年间,沩仰宗门才远承唐宋,接续发展。
  
  沩仰宗是中国佛教禅宗“五家七宗”的重要宗派之一,其禅风为方圆默契,接机多用,明似争夺而实默契之交谈。如人天眼目卷四沩仰门庭所评:  “沩仰宗者,父慈子孝,上令下从。尔欲吃饭,我便捧羹;尔欲渡江,我便撑船;隔山见烟,便知是火;隔墙见角,便知是牛”。太虚大师论述禅宗五家之禅风时认为:“五家的禅风别一宗门下的五家禅风差异是在五家其人,并不是在五家其道,犹如人有南北,道无顿渐。就是并非各家宗旨有不同,而是禅风有大同小异、大同者是同少室之一灯,小异者乃是言语机境的小异而己,譬如沩仰的谨严,曹洞的细密,临济的痛快,云门的高古,法眼的简明等等,都是出其天性,就是说,各祖师都奉正传达摩宗旨,因个人的性格,以及时代,社会环境等影响,禅风也有种种的差异”。大师认为:沩仰门庭则“沩仰宗者,父慈子孝,上令下从,你欲吃饭,我便与羹,你欲渡江,我便撑船,隔山见烟,便知是火,隔墙见角便知是牛,乃至,要见沩仰么?月落潭无影,云生山有衣”即事理兼说,体用并重,语无遣作,内藏毒舌”。沩仰宗以沩山灵佑、仰山慧寂、香严智闲为代表,禅风缜密,深机深用,是禅宗内部极具特色的支派之一。大慧宗杲的话头禅是临济宗禅风的一大特色,也是历史时代的产物。禅宗祖师本以不立文字为宗旨,然入宋以后,因社会环境、禅人生活状态等外部原因的变迁,开始逐渐注重文字解说,绕路说禅的文字禅应运而生。文字禅历来把公案视为正面文章加以理解、发挥,而临济宗人大慧宗杲(1089—1163)则认为,公案并不能反映祖师禅法的真面貌,从公案上不能真正体会出真消息。于是他转而主张从公案中提出某些语句作为题目来参究,以扫荡一切思量、知解,力求获得真正的禅悟。而太虚大师认为:  “从参话头言:禅宗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大话头,如粱武帝语达摩曰:““对朕者谁”,这一“谁”字,便是“参谁”之祖。当时直逼得达摩答云“不识”,潜去少林面壁九年。而达摩对慧可曰:“将心来与汝安”;慧能对惠明曰:  “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黄檗曰:  “大唐国里无禅师,不是无禅,只是无师”;这岂不都是一个大话头。不过成为后来参话头的模范的,还要推沩山下的香严罢了。沩山告香严闲:  “将汝学得记得者的一概不谈,如何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逼得智闲去香严寺,一个人苦参数年,始由大疑深疑而获得大悟深悟。此即是参话头的第一个模范,那时不过还没有普遍提倡,而学者亦未专门以参话头为参禅。至大慧杲,始力提倡参话头,所参“狗子有佛性否?赵州曰无”;及“手拈竹篦,唤竹篦则触,不唤竹篦则背,如何始得”的话头,遂成为后来专参话头之参法。”从太虚法师的论断而言,香严智闲该是参话头的最早实践者,但从这一段论述当中也足以见得沩仰宗禅法的高妙和缜密。
  
  密印寺位于湖南省宁乡县沩山山腰,主峰毗卢峰下,是沩仰宗的祖庭之一。唐宪宗元和二年(807),灵佑禅师来沩山开法,于公元847年,由时任潭州观察使、后任唐朝宰相的裴休奏请朝廷,唐宣宗李忱御笔亲书“密印禅寺”门额,创建寺庙。沩山密印寺历经宋、明、民国三次火灾,在沩仰宗们历四、五代即没的情况下,逐渐的转变成了临济宗的道场,清初慧山在重建密印寺的过程中,慧山正式把密印寺改成了临济宗寺庙,直到民国年间。1918年,密印寺再逢火灾,寺院殿堂和诸多文物全部烧毁殆尽,1919年,沙门静尘、韵波等人,在宁乡县城原僧会司所在地集义修复密印寺。1922年11月,沙门永光等决定改密印寺为沩仰宗十方丛林,并呈请宁乡县政府备案并出示布告,延请太虚大师为住持,后又由宝生、潜影等继任。  《海潮音》记载:  “十二月五日(十月十七),大师应湖南缁素请,去长沙。缘宁乡大沩山,民国七年毁于匪;千年法庭,论为墟莽!省教育会复觊觎寺产。大师老友惠敏、开悟,居间劝请。大师乃商定恢复(沩仰)祖庭,量入为出等条件,允任沩山住持。至是,偕刘东青同行,严定为侍者。抵长沙,即与赵炎午、仇亦山等商定“恢复沩仰宗及沩山产业维护整理”计划(《海潮音》三、十二“赴沩山详记”:严定“侍院长大师住持湘省大沩山密印寺记”)。七日(十九日),开悟、晓观等陪送大师去沩山。经桃华洞灵云寺,至宁乡。便道访惠敏、罘月于回龙山。十一日进院,以性修为监院(《海潮音》三、十二“赴沩山详记”;严定“侍院长大师住持湘省大沩山密印寺记”)。按:大师负名义十五年,二十六年始由宝生继任住持。大师在山,“礼灵佑禅师塔”说儡并作“读八指头陀住持沩山诗感和”四首,湘中缁素——惠敏、廖名缙等和者甚众(诗存遗)”。从海潮音的记载来看,太虚大师是有感于千年法庭毁于旦夕,又要避免他人觊觎寺产,在老友慧敏和开悟法师的劝导下接任沩山密印寺住持的,并许诺15年任期,性修任监院,民国二十六年后由宝生接任住持。另太虚大师在《续沩仰宗派记》记载:  “沩仰宗派,可稽考者裁五代而止。民国十一年,余接沩山于瓦砾堆中,辞谢临济五房,决复沩仰一脉,宝生、潜影继之。二十余载来修建渐备,法众渐增,住持潜影与两序了照等,均殷殷以传法字成派请。乃依佑祖至邃祖之五传,承以余与宝、潜,各摘上一字成前二句,再加六句,都三十六字,世世单传,每世续承一字,传至三十二字尽,则后贤自能续焰无穷,不烦预计焉。
  
  灵慧光如,真惟法善,德圆智深,;理顺性健。悟澈心源,言契经典,禅续祖灯,旨超玄辩。(中华民国甲申岁释尊诞辰,沩仰第六世太虚心谨识)。”据此可见,太虚大师除了接任密印寺住持,自称沩仰第六世太虚以外,还在沩山灵佑到资福真邃五传的基础上,加上自己和后来密印寺住持宝生、潜影等为沩仰宗门的传继撰写了传法偈颂。从上可知,近代沩仰宗的复兴离不开太虚法师的竭力支持和倡导,为沩仰宗再次复兴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太虚大师住持密印寺尽管时间不长,但对于密印寺祖庭的建设和振兴,对湖南佛教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密印寺历来名僧辈出,自1913年至今,中国佛教协会(总)会共七位会长,其中,寄禅、太虚、虚云(名誉会长)大师都曾是密印寺的住持,一诚大师还是沩仰宗第十代传人。
  
  一个宗派的发展与衰亡即与本身义理哲学、传承法嗣息息相关,也与时代大背景有着极为重要的联系,沩仰宗的衰亡与民国期间的重塑,深刻的说明了这一点。民国期间正是中国佛教自晚清以来最早的复兴阶段,百废待兴的时代选择,加之著名高僧的鼎力支持和有识僧人筚路蓝缕的具体实践,成就了销声匿迹几百年的沩仰宗宗门的再生和重塑,也让世人得以在政通人和的当代一窥完整的中国佛教禅宗之本来面目,功在千秋!(作者:大碑)

  ——摘自:《雪窦山佛教》2016年第2期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