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天子”之窥探——从文偃禅师接机化人之方便看云门禅风

信息来源:发布日期:2016-10-27

“云门天子”之窥探——从文偃禅师接机化人之方便看云门禅风

作者:释性普

  
  前言
  
  云门宗是中国禅宗五家七宗之一。由于此宗的开山祖师文偃禅师在广东省韶州云门山的光泰禅院大弘法化,道风日益显著,天下的参禅者皆蜂拥而至,至此禅宗史上的“一花开五叶”之一的云门宗便应运而生。据《人天眼目》说:“云门宗旨,绝断众流,不容拟议。凡圣无路,情解不通……大约云门宗风,孤危耸峻,人难凑泊”。由此可知,云门宗宗风险峻殊绝,以其简洁高古、不容拟议的激烈言辞,为行人指示迷津,破除参禅者的情识妄执,当下一念回观返照,便得识本达源。另外,禅林之中时常以“云门天子”来诠释云门宗风。这是因为,云门宗在教导学人之时,就像天子的诏敕一样,一语中的,决定万机,不容更改,令参禅者猛然间不假思索,直见本性,因此又将云门宗风概括为“云门天子”。当然,要想深入了解云门宗风的源头,必须通过初祖文偃禅师卓绝的禅风,才能知晓一二。在此,本文拟从文偃禅师在接引行人的方便教法之中,来约略窥探一下云门禅法所显露的龙游风翔、风驰电掣般的磅礴气势,以供有识之士批评指正!
  
  一、云门三句——云门宗之根本纲宗
  
  文偃禅师为六祖慧能大师下七世弟子,属于南宗青原行思的法系。他初参睦州陈尊宿,后得法于雪峰义存大师。陈尊宿之禅风峻险,不容拟议;雪峰大师之禅风温密,可探玄奥。因此,他所开创的云门禅,是在此二师禅风的基础之上,坚持“南顿”禅法“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顿悟成佛”的特性,更加发挥自己的独妙之处,突显一切现成,即事而真、事事无碍的思想。从这一思想作为出发点,禅师在教化行者的方法上有许多精彩传神的接人机趣,这从他的开堂法语中就可见其一斑!
  
  其中,文偃禅师最根本的教化法语就是“云门三句”,它集中体现了云门宗的要义与精华。据《五家宗旨纂要》卷3中记载:
  
  云门示众云:“涵盖乾坤,目机铢两,不涉万缘,作么生承当?”众无语。
  
  自代云:“一镞破三关”。
  
  就是因为文偃禅师的这段开堂法语,使他的得力弟子德山缘密禅师从中得到启示,并体悟到禅师在此宣说“涵盖乾坤”、“目机铢两”、“不涉万缘”这三句的妙义。因此,德山禅师汲取文偃大师关于这三句的观念,将其法语改为“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三句,禅林或称为“德山三句”。此中,“涵盖乾坤”自不必说;而“目机铢两”指的就是“随波逐浪”,明察秋毫;“不涉万缘”即是“截断众流”的禅悟境界;另外,“一镞破三关,更是突显出一句中皆具三句的奥秘。由于“德山三句”广泛地被云门宗禅人所运用,因此习惯上仍称为“云门三句”,并被世人赞誉为“云门剑”、“吹毛剑”。下面就试从德山禅师所作的“颂云门三句语”来对“云门三句”加以概略性的阐释,进而一探文偃禅师的禅风特色。
  
  (一)“涵盖乾坤”——彰显。一切现成”
  
  颂云:“乾坤并万象,地狱及天堂,物物皆真现,头头总不伤。”该颂精辟地诠释出“一切现成”的禅门见解,彰显出“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物我一如的甚深妙理。另外,“涵盖乾坤”也含有师生涵盖相合,能使学禅之人当下契悟之意。
  
  因为涵盖乾坤“本真本空,一色一味,凡有语句,无不包罗,不待踌躇,全该妙体”,所以乾坤万象,无非是真心全体大用;地狱天堂,无不是真如的显现。诸法实相遍摄天地万物之间,涵盖整个法界,正所谓“青青翠竹总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这是禅师在警示学人,宇宙广袤无垠,大道触目可及,而参禅者舍此求他,昧却眼前的大好风光,与佛道大相径庭,徒劳时日不得消息。所以,文偃禅师开示僧众:“吃粥吃饭”就是明心见性的途径,大道无处不在。也就是说,无论是穿衣吃饭,还是搬柴运水等一切时中,无不是修禅的大好时节。一切现成,处处皆是禅,无须执著任何一法,才能获得“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无住生心,超越物我的束缚粘滞,从而达到浑然一体的圆融无碍的境界!
  
  (二)截断众流——直下承当,断绝妄执
  
  由于我人无始劫来被无明烦恼所驱使,时常陷于我法二执的迷障之中,无法超越生死泥潭。因此,文偃禅师在接化行人的过程中,就从根源处打断参禅者的惯性思维模式,常用一语甚至一字,蓦地截断“瀑流”,使问法者的一切思维分别、计度拟议即刻被戛然截断,从而不随众流,直落本心。正如德山禅师对于“截断众流”的颂赞“堆山积岳来,一一尽尘埃,更拟论玄妙,水消瓦解摧”。可见,“截断众流”实是开悟的关键。
  
  “截断众流”,是文偃禅师所常用的接引学人的方法。例如有僧问禅师:“‘不起一念’还有没有过失”?文偃禅师则以“须弥山”作答。大师的应对机语,表面看来是不合常理,实则蕴含着无限的禅机,我们来简略的分析一下:我们起了分别杂念固然是过失,但是生起了“不起一念”的念头也是过失,因为这一念头仍然落人妄想分别之中,所以禅师才以“须弥山”一语来截断他的执见。由此可知,所谓的“截断众流”,就是引导行者悟人不思善、不思恶的无念境界,将清净与杂染、菩提与烦恼、涅槃与生死等相待的观念统统截断无余,步人不可思议的甚深般若空观之中。
  
  (三)随波逐浪——髓缘适性,随机接引
  
  文偃禅师辩才无碍,思维自然流淌,能够做到不坏世间假名,而宣说出世间的真如实相;并且,能够随顺学人的根机而施设活泼无碍的教法。正所谓“辩口利舌问,高低总不亏,还如应病药,诊候在临时”。由此可以看出,禅师“随波逐浪”的活泼行持以及应机接引行人时的无限风采。
  
  “云门三句”是一个互相联系的有机整体,因一心可以“涵盖乾坤”,从而能够“截断众流”;因能直下“截断众流”,方得显露“涵盖乾坤”奔流突止的气概;因“涵盖乾坤”和“截断众流”而能获得“随波逐浪”的自在无碍;并且,在“随波逐浪”中方能彰显“截断众流”和“涵盖乾坤”这两层妙旨。因此,“云门三句”虽然各有则重不同,但并没有主次的分别,每一句都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所以文偃禅师在开示学人的时侯,每一句禅语之中,都蕴含着“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这三层玄妙的境界和功用,正所谓“一镞破三关”。在此,我们就“干屎橛”这则公案来一览“云门三句”的妙不可言。根据《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33记载:
  
  云门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干屎橛”。
  
  在这里,文偃禅师当下截断学人的葛藤,使他丝毫没有“拟议商量”的余地。因为在人们固有的逻辑思维中,“干屎橛”是污秽之物,而“佛”乃是清净之身,“干屎橛”与“佛”无法相提并论。但文偃禅师却以此不净物来回答清净身的提问,意在教示学人应在当下远离净、秽二边执见,以不二之中道正观来参究禅理,方能契悟真如实际。因为,无论是“干屎橛”,还是“佛”,无非是随顺世俗因缘安立的假名而已,并无实意可得,以此打破学人对于名字等的执取心。由此可见,“干屎橛”更能显示出“截断众流”的力量,这风驰电掣般的答语真是令人的心思“举步维艰”!也就是在这样的窘态之下,才有机会让当事人领悟到“心行处灭”的禅境,从而体认到“涵盖乾坤”的恢弘气势!并且,在文偃禅师的“下屎橛”答语中,我们也能感受到“随波逐浪”那种因机施教的睿智!
  
  二、红旗闪烁之“云门一字禅”
  
  “一字禅”被云门宗奉为纲宗。当时,文偃禅师在回答学人提问时,常以一个字来作答。虽然形式上孤危、险峻,事实上可以意会,不可言传,其要旨在于截断学人的妄想情识,故禅林称为“云门一宇禅”。其实,以一字作答,就是要改变他们惯用的思维定势,引导学人当下斩断能所分别的相待心,还得本源清净。可以肯定的说,学人如果能参破一字,便能破除对万象的执著。文偃禅师的这种禅法,完全具有“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的内涵和力量。
  
  在《云门匡真禅师广录》里,记载很多关于“一字禅”的语录,文偃禅师大量运用这一字类的答话,虽然仅有一个字,但分量却是极重的。例如有僧“问:‘如何是吹毛剑?’师云‘骼。’又云:‘凿”’。此则答语意在说明:如果一个人遇到锋利无比的吹毛剑之后,就只能剩下一堆骨骸;反之,如果吹毛剑面对一具枯骨时,也就失去了削铁如泥的“吹毛”作用。再者,在吹毛剑的挥舞之下,无论什么人都会变成一堆烂肉;反之,面对一堆腐烂的肉时,再锋利的吹毛剑也无“用武之地”。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文偃禅师“一字”答语的妙义所在。禅师以一“骼”字和一“凿”字,蓦地截断问者的葛藤,不容当事人稍加拟议思维,当下便得禅心。
  
  在此,我们再来看一则“一字禅”的公案,根据《人天眼目》记载说:“师(文偃)每见僧,以目顾之,即曰“鉴”,或曰“咦”,而录者曰顾鉴咦。后来德山圆明密禅师,删去顾字,但曰鉴咦,故丛林目之曰抽顾”。其实,“顾鉴咦”就是文偃大师“一字禅”的精髓。关于对“顾鉴咦”的阐释,我们可从《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中的三首三字短偈中了知一二。文偃禅师在短偈中写到:
  
  丧时光,藤林荒。图人意,滞机旭;
  
  举不顾,即差互。拟思量,何劫悟;
  
  咄咄咄,力韦希。禅子讶,中眉垂。
  
  以上三首偈颂,分别诠释了“顾鉴咦”的旨意。在此略释如下:
  
  第一,顾。文偃禅师有时开示学人时,不发一言,而是默默地注视他一眼,这就是“顾”。在这一言不发的眼光交会之际,那些只知道依文解意、浪费光阴的“滞机馗”者能够在文偃大师的一“顾”中有所悟人吗?
  
  第二,鉴。在这里,文偃大师语出一“鉴”字,用以感叹参禅者对他那一“顾”的视而不见。既然这样,当然就“即差互”了,用“差互”来警醒那些独来独往的学人。但是,如果想要在其中拟议思量出个什么东西来,也是无法开悟见性。正所谓“开口即错,拟议即乖”。于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文偃禅师才略开金口,但是仅仅说了一个“鉴”字。“鉴”是镜?是照?还是审察……其中所蕴涵的意蕴微妙难测,非言诠心思所能了悟。参禅者在禅师一“鉴”之时,能有所回头吗?
  
  第三,咦。第三颂是对“咦”生动活泼的写照。文偃大师在此用“咄咄咄”,来表显这一声的惊叹——“咦”,用意在于警醒学人,既然正面参禅不得要领,何不回过头来,一睹无限的大好风光呢?对于这个现成明白的事情,你们怎么还不知道呢?怎么还在那“讶,中眉垂”呢?
  
  文偃禅师所作的这三首偈颂确是别有一番韵味,学人必须亲切参究才能体会其中的禅意。禅林之中认为,“顾、鉴、咦“也是云门宗风之一,被后世奉为佳话!
  
  “一字禅”的这种接引手段,可以说禅风超逸,言语不群,不禁令人拍案叫绝!因此,法演禅师在评价云门下事时赞叹其是“红旗闪烁”!“一字禅”可谓是文偃禅师的“格外玄机”,往往出乎意料,但却又稳坐情理之中,使人有意外之喜的同时,又能回味无穷,但这要师生都能熟知个中三昧,方能为之;另外,由于“一字禅”太过快猛、急切,所以一般人都觉得文偃禅师的门风高危峻险,为此,他所接引的学人大多都是上根利器者,正如《人天眼目》中说:“大约云门宗风,孤危耸峻,人难凑泊。非上上根,孰能窥其仿佛哉”!
  
  三、云门禅风之现实意义
  
  以文偃禅师为宗主的云门宗,在理论上可将其宗风概括为“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等。那么,这一禅门宗风,对于21世纪的佛弟子来说,是否还有其实践修学的现实意义呢?在此略加一述。
  
  (一)道在平常日用中
  
  修道参禅就在我们的语默动静之中,一切现成,而不仅局限于端身正坐、寄开悟于枯坐冥想之中。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若能做到内心不为外在的境界所扰乱,不取不著,那么无论是在行住坐卧的任何时候,都无不是禅,无不是道场。时值E时代的今天,随着经济、科技的迅猛发展,物欲的洪流也不断的涌进了寺院的清净之地,这不禁为僧人的修学带来很多不利的因素,所以一些僧人就在有意无意间,想找寻一个如法的“阿兰若处”,却遗忘了真正修行的下手处就在当下的“刹那”,浪费了很多能够开悟见性的大好时机。正所谓“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其实,禅是活泼生动的,就在平常日用中,眼睛看到喜悦之色时,耳朵听到美妙之音时……内心若能不为这些六尘所驱使,断绝尘世之欢,我们本自具足的佛性自然能够显露无余。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拥有“涵盖乾坤”的气魄,不需要再燃生死烟火,弄尘埃之波了。
  
  (二)树立不二之中道正见
  
  在文偃禅师的开示法语中,我们看到那些“截断众流”的禅机等,其实无外乎是要剿绝参禅者的妄执分别,当下超越二元对待的有为法,从而悟人出世无为的中道第一义谛。这一思想对于我们当今的修道者有着很重要的指导意义。
  
  时下有些标榜持戒的学人,只是一味重视外在形式上的开遮持犯,而无法通达戒律的制意所在。因此,终日胆战心惊、诚惶诚恐,唯恐触犯哪一条戒律,导致自己的戒体不清净。同时,走到哪个道场,都觉得不如法如律;时常挑剔他人的毛病,使得他与大众无法和睦相处。另外,有一些刚刚出家就进佛学院读书的学僧,虽然学习了很多佛教的教理,但真正运用起来的却很少,烦恼习气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忽视佛陀所制的戒律,整日游戏在文字之上,荒废了道业,终究不得佛法实意……现在的佛弟子,无论出家在家,之所以很难悟人实相,大都是因为落于凡夫的情见之中,不是执事废理,就是执理废事,不能做到理事圆融,不知道自己陷入了有无、生灭、断常、动静等执见中。因此,通过对云门宗风的窥探,我们应该对自己的修学重新做一梳理,反观内心,以不二中道正见来把握当下的心念,渐趋走出自我所设的生死泥潭。
  
  结  语
  
  综上所述,文偃禅师接化学人时所运用的“云门三句”、“一字禅”、“顾鉴咦”等禅语,充分展现了云门宗孤危险峻、简洁高古的宗风韵味,并且纠正了当时狂禅、文字禅、野孤禅、枯木禅等种种流弊,正本清源,维护了法统的纯正,坚持和发扬了慧能大师“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顿悟法门。同时,显露出文偃大师的禅学见地,能于只语片言之中含藏无限的旨趣,曲高和寡,超脱言思,不留一丝情见,正所谓“打翻露布葛藤,剪却常情见解。烈焰宁容凑泊,迅雷不及思量”。由此看出,文偃大师的禅风可谓是“禅意盎然,余韵无穷”,在当时的佛门之中的确耳目一新,令人赞叹不已,从而使云门一宗在中华禅林中昂然崛起!

——摘自《禅宗丛林的当代实践探索》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