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宗的建立者——文偃及其禅学

信息来源:发布日期:2016-11-11

  作者:王赐川
  
  摘  要:云门宗兴起于五代十国时期的南汉(今广东、广西一带),到北宋时,进人中原,与临济抗衡,十分兴旺。其禅学是“云门三句”,即法身遍布世间,佛智无所不知,与世间法截然有别。悟此即成佛。悟道从日常生活之“桶里水、钵里饭”着手。其教学方法是“截断众流,不容拟议”,禅师只作提示,导你自悟。
  
  关键词:秦时车度轹钻;云门三句;桶里水、钵里饭;云门天子
  
  六祖慧能有三大法系。一为荷泽神会,滑台论战(732),扩大南禅影响,至796年,南禅正统地位确立,是其贡献;但禅法无创新,子孙不昌,法脉告绝。二为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系,开创沩仰宗、临济宗,世所瞩目。三为青原行思、石头希迁系,此中又有两大法脉,一为药山惟俨,后来发展为曹洞宗;另一为天皇道悟,后来发展为云门宗。法眼宗。
  
  一、云门文偃生平
  
  文偃(864--949),嘉兴(今浙江嘉兴市)人,俗姓张,生活在唐末和五代十国时期。
  
  文偃幼依嘉兴空王寺志澄律师出家,后往毗陵(今江苏常州市)受具足戒。他年轻时,穷究律部,但以“己事未明”(解脱大事),往参睦州(治所在今浙江建德市)道明(为黄檗希运法系)。睦州见他来便闭却门,师乃扣门,州曰:“谁?”师曰:“某甲。”州曰:“作什么?”师曰:“己事未明,乞师指示。”州开门一见,便闭却。师如是连三日扣门,至第三日,州开门。师乃拶(z6)人(在门缝中进入),州便擒住曰:“道道!”师拟议,州便推出曰:“秦时车度轹(du61i)钻。”遂掩门,损师一足,师从此悟人。但文偃成了瘸子,拄杖而行。
  
  “秦时车度轹钻”为著名公案。车度轹为旋转意,即旋转的钻子。传说秦始皇修阿房宫,曾造用车拉的大钻,后来这种钻不用了,成废物。悟只有自悟,找老师求悟,有如秦时的车度轹钻,没有用处。文偃在门缝中被搡了出来,足被摔伤,但却悟得了不用外求,也学得了严峻的禅风,这就是“逆增上缘”。
  
  文偃用严峻机锋参见雪峰义存。在参见前,他对一僧人说,你见到雪峰和尚上堂,“众才集便出,握腕立地曰:这老汉项上铁枷何不脱却!”这僧依语而行,雪峰下座把这僧抓住,才知事情原委。雪峰见到文偃,“从兹契合,温研积稔,密以宗印授焉。”成为雪峰的嗣法弟子。
  
  文偃在雪峰处大约住了三年,后参访诸方大德,但多属曹洞门下。义存圆寂(908)后,文偃至广东韶州灵树禅院,如敏禅师(百丈怀海系)推他为首座。917年,如敏圆寂,南汉(905—971,广东广西一带割据政权)王刘龚(V凸n)请偃继掌灵树,但文偃不讲洪州禅,却扬雪峰法。
  
  923年,文偃在南汉中宗刘晟的全力支持下,率徒从在云门山建立光泰禅院(今广东乳源瑶族自治县城东北),一时四众云集,法席常逾千人。刘王赐号“匡真”,并皈依文偃,他成为南汉国王的精神支柱。
  
  文偃在韶州生活了三十多年,在这里创立了云门宗。
  
  北宋时,守坚编有《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三卷,除云门法语、偈颂外,还附有文偃纪传、缘密颂云门三句语及余颂八首。
  
  二、云门文偃的禅学
  
  (一)云门三句——禅学核心
  
  示众云:(天中)涵盖乾坤,目机铢两,不涉外(春)缘。作么生(怎样)承当(理解)?(从无对。)(自)代云:一镞破三关。
  
  这三句语是文偃禅学的纲领。
  
  什么叫“涵盖乾坤”呢?其门人德山缘密作颂解释:“乾坤并万象,地狱及天堂,物物皆真现,头头总不伤。”颂的含义有二:(1)真如是万法,万法即真如,真如包含一切;(2)涵(盒)盖(盒盖)具有理事圆融,一切无碍之意。《参同契》说“事存函盖合”,即宇宙万有,各自住位,相互协调。
  
  “涵盖乾坤”还有一个含义,即佛性、法身遍布法界,无处不有。文偃论佛性、法身之处颇多,兹举数例:
  
  (1)文偃说:“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拈灯笼向佛殿里,将三门来灯笼上作么生?自代云:逐物意移。”
  
  “形山”指心性(心脏形似山丘),即佛性。这个宝既非乾坤宇宙,也非佛殿三门(又名山门,寺院之正门)及灯笼,而是我们的心性。“逐物意移”指心随境转,尚未见道。
  
  (2)“问:如何是法身?师曰:六不收。”六指六根、六境、六大(地水火风空识)、六合(天、地、四方),收为包括意,法身广如太虚,即真如法性,非六根等所能含摄,欲了解法身之究竟,唯有亲证,不可言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目机铢两,不涉外缘”的意思是:机为极细微的迹象,指能观察到细小事物,喻佛智遍知一切,不为外境所转移,无我法二执,不为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风”所动,达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境界。以上三句讲法身无所不在,无所不知,超出世间有为法,是不生不灭之无为法。
  
  “一镞破三关”原为钦山文邃(与雪峰义存为同修)与巨良禅客的问答语句(见《碧岩录》第56则),文偃可能是借用其语。意为悟了云门三句,有如一箭射过三道关门,比喻一念超越三大阿僧祇劫,不历十地而直接成佛。
  
  后来,文偃的弟子德山缘密将云门三句的后两句改了,并作颂曰:
  
  截断众流  堆山积岳来,一一尽尘埃。更抉认玄妙,冰消瓦解摧。
  
  随波逐浪  辩口利舌问,高低总不亏。还如应病药,诊候在临时。
  
  “截断众流”指斩断参学者的末流歧见,使返本见道。颂文的意思是:学人带来大量的难题,全都是尘埃(废话),如果还要论其玄妙,必须立即斩断。
  
  “随波逐浪”指对机说法,应病施药。颂文的意思是:辩才无碍是需要的,便利于接纳各种根机的人。但要看对象,应病施药。宋僧智昭在《人天眼目》卷二中说:“详云门语句,虽有截流之机,但无随波之意。”从云门的语录中,未见其应病施药的特点,几乎尽是一个字、几个字的答语。
  
  缘密的后两句,指的是教学方法;文偃的后两句,讲的是禅学。法眼文益在《宗门十规论》中说:“韶阳则涵盖截流”,将文偃之涵盖与缘密之截流合在一起讲,“涵盖”是禅学,“截流”则是教法。
  
  (二)悟道论——禅的实践
  
  1.日日是好日、腊月二十五
  
  师云:十五日已前,不问汝十五日已后,道将一句来。自代云:日日是好日。
  
  问:如何是云门一句?师曰:腊月二十五。
  
  中国人办事,爱择吉日良辰,为了吉日,不惜把时间推迟,因而择吉日也有推拖之意。其实,天有阴晴,月有圆缺,并无吉日凶日。“十五日”为假定的一天,即修行须在当下,不要推托犹豫。
  
  腊月指夏历的最后一月,“腊月二十五”一年只剩最后五天了,意指人生苦短,抓紧时间,开悟了达。
  
  2.光不透脱、法身亦有两般病
  
  师云:光不透脱有两般病,一切处不明,面前有物是一;不透得一切法空,隐隐地似有个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脱。又法身亦有两般病,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已见犹存,堕在法身边是一;直饶透得,放过即不可,仔细点检将来,有什么气息,亦是病。
  
  “光不透脱”谓凡夫无明,我执法执严重,不能见性,犹如光线被遮,什么也不见。“法身”为断我法二执后所显的无分别智,离有无两边,超越各种分别,如如平等,只有从内证中得,不可思议,“至道无难,唯嫌简择(分别)”是也。口头上说法身如何如何,只是言说法身,非证得法身,亦为法执,是为病;明了法身之理,不在实践上用功(“放过即不可”指不放下文字知解),亦是病。总之,“我法二执”和以“文字知解”解法身,为见性之两大障。
  
  3.声色悟与观音胡饼
  
  上堂:闻声悟道,见色明心,遂举手曰:观世音菩萨,将钱买胡饼。放下手曰:元来只是馒头。
  
  沩山说:“闻声悟道,见色明心”,“从缘悟达,永无退失。”《碧岩录》第87则说:“一处透得,一处万处一时透,莫只守一窠一窟,一切处都是观音人理之门,古人亦有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胡饼即芝麻饼,与馒头并不相干,观音菩萨已断除一切差别见解,故视馒头与胡饼不一不异,无有分别,一样高兴地吃。在现实生活中,有的暴发户,非皮尔·卡丹服装不穿,非希尔顿饭店不住,非奔驰车不坐,否则有失身份,可是,老洛克菲勒,吃玉米粉面包,住低档房间,习以为常;爱因斯坦穿旧衣服上街,别人说:“有失身份。”他说:“别人不认识我。”又说:“熟人见到了您多难为情。”他说:“既然认识我,就更不在乎。”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无差别相。
  
  4.求知解,去道远
  
  寻言逐句,求觅解会,千差万别,广设问难,赢得一场口滑,去道转远,有什么歇时。此个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言语?因什么道“教外别传”!若从学解机智(得),只如十地圣人说法,如云如雨,犹被呵责,见性如隔罗觳(hd有皱薄绢)。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地悬殊。虽然如此,若是得底人,道火不能烧口;终日说事,未尝挂着唇齿,未尝道着一字;终日着衣吃饭,未尝触着一粒米,挂一缕丝。
  
  这段话的意思是:三乘十二部经是有言语文字的,如果你要去执著文字知解,只能迎得一场口滑(夸夸其谈),去道转远,圣人如按此说法,也只能见性如隔罗毂,“隔靴搔痒”,亦不解决问题。关键问题是离经教的言说文字而见性,亦即要自悟。文偃语录有三卷,他极少引用经论,这就叫“道火不能烧口”、“终日说事,未尝挂着唇齿”,至于着衣吃饭未触米触丝,这是他已去执著心,进入万法皆如如的境界了,亦即吃好吃坏,穿新着旧,心安理得,不用分别。
  
  5.“尘尘三昧”——平常心
  
  问:如何是尘尘三昧?师曰:桶里水、钵里饭。
  
  (师)曰:汝诸人无端走来这里,觅什么?老僧祇管吃饭屙屎,别解作什么?汝诸方行脚参禅问道,我且问汝,诸方参得底事作么生?试举看。
  
  问:如果是超佛越祖之谈?师曰:胡饼。诸人横担拄杖,道我参禅学道,便觅个超佛越祖的道理。我且问你,十二时(一天)中,行住坐卧、屙屎送尿,至于茅坑里虫子、市肆买卖、羊肉案头,还有超佛越祖道理么?
  
  “尘尘三昧”,指从微细之行处见性。云门答以“桶里水、钵里饭”,即从日常生活中就可见道。“老僧祇管吃饭屙矢”,就是“尘尘三昧”的表现。
  
  佛为无上正等正觉,祖指历代祖师,都是佛弟子崇拜的偶像和精神支柱,无能超越。湖南龙牙山居遁禅师(曾参沩山、洞山)说:“祖佛虽无谩人之心,为时人透不得,祖佛成谩人去,不得道祖佛不谩人。若透得祖佛过,此人过却祖佛也。始是体得祖佛意,方与向上古人同。如未透得,但学佛学祖,则万劫无有得期。又问:如何得不被祖佛谩去?师曰:则须自悟去。”禅宗认为佛在我心中,见性成佛,反对外求,因此有呵佛骂祖之语,超佛越祖之论,以显示自我之无限创造力与绝对自由之境界。云门以吃“胡饼”回答“超佛越祖”之问,仍为“平常心”,即你能从吃胡饼等日常生活中五分别、无计较多少优劣心,就是佛智的体现。所谓“超”,实为容易得。
  
  (三)教学方法
  
  文偃把看经教视为“义堕”,反对文字知解,但临济也反对文字知解,非云门所特有。
  
  文偃继承德山传统,也用棒喝,但它在云门宗风中,无重要地位。
  
  云门教学的最大特点是以简短的一字或数字回答问难,如:
  
  问:一生积恶不知善,一生积善不知恶,此意如何?师曰:烛。僧问灵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树默然。迁化后,门人立行状碑,欲人此语,问师曰:先师默然处如何上碑?师对曰:师。问:杀父杀母向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向什么处忏悔?师曰:露。问:承古有言,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偿宿债,未审二祖是了不了?师曰:确。
  
  “灵树”指韶州灵树禅院如敏禅师。“烛”指道理明白,何须再问。“师”指老师言行,皆可作师表。“露”指明摆着的道理,何用多问。“杀佛杀祖”即“呵佛骂祖”,有认为大逆不道,南禅认为是推倒偶像,是心即佛,有何不可。由于问难者提出忏悔的问题,故答“露”,即道理明摆着,令其自悟。“确”指的确如是,为什么?自己去悟。“二祖”指慧可,此语可能为二祖所说。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师曰:花药栏。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金毛师子。问曰:如何是一代时教?师曰:对一说。问:不是目前机,亦非目前事时如何?师曰:倒一说。……问:如何是佛?师曰:干矢橛。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师曰:东山水上行。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师曰:须弥山。问:如何是透法身句?师曰:北斗星藏身。
  
  “花药栏”指花坛,可能当时文偃正在赏花,随口答出,意谓法身无处不在。“花”馨香艳丽,人人喜爱,喻法身清净自在,大家向往。
  
  “金毛师(狮)子”指唐代法藏比丘所撰之《华严金师子章》,以金狮子之喻,解说华严法界缘起之妙理。其中说狮子虽有生灭,金体却无增减,故无生;又狮子之眼、耳、鼻、舌与整个身子,解释“六相圆融”(总相与别相、同相与异相、成相与坏相为六相)。此指法身不生不灭。
  
  “对一说”解法甚多,大概指菩提流支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
  
  “倒一说”指议论尚未发生的事,属于颠倒见解。禅宗认为,见性要从当下做起,少发空议论。
  
  “干矢橛”指拭粪小棒,相当于卫生纸,为污秽之物。意为远处求佛,污秽心田,不如近求己心,现清净光。
  
  “诸佛出身处”本是常识,释迦佛出身于迦毗罗卫。既要问,就只好以玄语“东山水上行”作答。人在舟中行,的确可见青山也在水中移,可喻为应身佛是有生灭变化的。
  
  “须弥山”指不起一念之过,有如须弥山之大。用意在远离有过无过之虚妄分别。
  
  “北斗里藏身”指法身妙用,有如藏身于北斗星中,光芒四射,但又虚无缥缈;也指法身遍虚空,无处不在。
  
  文偃以简短语言回答问题,使人难以捉摸,他的弟子德山缘密把它叫作“截断众流”,即斩断参学者的歧见。
  
  (四)评价
  
  宋僧智昭在《人天眼目·云门门庭》(卷二)中说:“云门宗旨,截断众流,不容拟议,凡圣尤路,情解不通。僧问:如何是雪岭泥牛吼?师云:天地黑。如何是云门木马嘶?云:山河走。如何是学人自己?云:游山玩水……大约云门宗风,孤峰耸峻,人难凑泊,非上上根,孰能窥其仿佛哉!”
  
  “雪岭”指印度西北之大雪山(喜马拉雅山或兴都库什山),据《涅槃经》(北本)说,佛陀于过去世在此修行,为求得罗刹后半偈而投身岩下,将身施与罗刹。“泥牛”、“木马”比喻无心无念之解脱相。“天地黑”,什么也不见,喻五分别心。“山河走”喻一切自在。“游山玩水”喻事事无碍,彻底解脱。
  
  文偃用简短语言回答问题,这叫“截断众流,不容拟议。”因此,有“云门天子,临济将军、曹洞土民”之说,也有将云门宗风喻为“云门一曲”的。“云门天子”指其教诲学人有如天子诏敕,只能领旨,不容拟议。“临济将军”指其“四宾主”“四照用”,纵横驰骋,气势磅礴。“曹洞土民”指教化学人,有如农民种田,细致人微。“云门曲”为古乐曲名,曲高和寡,喻难以理解。五祖法演称云门禅为“红旗闪烁”。喻鲜艳夺目,美不胜收,但眼花缭乱,难以捉摸。
  
  与临济、曹洞相比,云门失之简约深奥,谈不上“随波逐浪”。
  
  三、略谈云门的后继者
  
  云门宗兴起于五代十国时期,到北宋时,进入黄金时代,辉煌一时。此中有三点可述。
  
  (一)走出岭南,进入中原
  
  (1)怀琏(1009—1090)为文偃的四传弟子。1049年,入主京都(今河南开封市)净因禅院,弘扬云门宗风,长达十佘年,仁宗赐以龙脑香、钵盂,英宗向其下手诏。
  
  (2)宗本(1020—1099)为文偃六传弟子。1082年,应诏为京都慧林寺住持,神宗曾召他到延和殿问道。
  
  (3)法秀(1027—1090)为文偃六传弟子,任京都法云寺第一任住持,继任者为宗本的弟子善本(1035—1109),人称大小本。
  
  从此,云门在北方势力大张,与临济抗衡。
  
  (二)雪窦重禅的文字禅
  
  重显(980—1052),文偃的三传弟子,作《雪窦颂古》一百则,对宋代“文字禅”起了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在禅宗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人称“雪窦中兴”云门宗风。
  
  (三)佛日契嵩
  
  佛日契嵩(1007—1072),文偃的四传弟子,著有《传法正宗》三书,论证和统一了西天二十八祖之说。仁宗赐以“明教大师”称号,被认为是禅宗的史学家。
  
  雪窦、契嵩当写专文论述,本文从略。

——摘录自《禅宗丛林的当代实践探索》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