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公案“老婆心”的由来

信息来源:《嘉定佛教》发布日期:2017-07-17

<a href=http://www.besthostwebhosting.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禅宗</a>公案“老婆心”的由来.jpg

  文/思齐
  
  “老婆心”是禅宗著名公案,是指禅师不厌其烦教化弟子的一片心意。它来源于黄檗希运和大愚守芝禅师接引临济义玄禅师的故事。
  
  临济义玄(?~867)是唐代高僧,中国禅宗临济宗创始人。俗姓邢,曹州南华(今山东东明)人。大师自幼聪明异常,常怀出尘之志向,出家受戒之后,便歆慕禅宗。起初义玄禅师居住在讲肆之中精研毗尼,深入经论,因感慨佛经是济世之医方,但非教外别传之旨,便更衣游方,寻找解脱之道。当时深得百丈心印的黄檗希运禅师在黄檗山直指单传之心要接引学人,一时声誉远播,人皆称赞他为大乘之器,四方学子云集而来。义玄也慕名来到黄檗山,随众朝夕参请,行业纯一。当时睦州道明禅师为黄檗山首座,非常赏识义玄禅师,认为他是佛门法器。一次,道明禅师问义玄: “上座到黄檗山有多长时间了?”义玄回答说: “已经三年了。”道明禅师问: “你曾参问过堂头和尚吗?”义玄说: “没有参问过,不知道该问什么?”道明禅师说: “你何不问堂头和尚,什么是佛法大意。”义玄便按照道明禅师的指点去问黄檗希运禅师。问声未绝,希运便打。义玄回来后,道明便问: “今天问话怎么样?”义玄说: “我问话还没结束,老和尚举起棒子就打过来了,我不知道他这是何意。”道明禅师说: “你不要灰心,再去问什么是佛法大意。”义玄便又去向黄檗希运禅师请教什么是佛法大意。义玄到方丈室后,刚问完什么是佛法大意,希运禅师便又举起棒子打了过来。就这样,义玄问了三次,被黄檗希运禅师棒打三次。义玄便对道明说:
  
  “感谢首座和尚鼓励我前去问法,我屡次蒙和尚赐棒。我想可能是我的业障深重,不能领会禅师的深奥之意。看来我的因缘不在这里,这就向你告假了。”
  
  睦州道明禅师说: “你要走,也要向老和尚辞别才对。”
  
  义玄走后,睦州道明禅师便来到方丈室告诉黄檗希运说:
  
  “刚才问话的上座是我让他来的,别看他是后生,却非常奇特,将来定会长成参天大树,覆荫天下人,他日若来向你辞行,请方便接引。”
  
  次日,义玄来向黄檗希运禅师辞行,黄檗指点说:“你不要到其它地方去,你的因缘在大愚禅师那里,你只到高安去参礼大愚禅师,他一定会为你说。”义玄禅师到高安拜见了大愚禅师,大愚禅师问: “你从什么地方乘?”义玄说: “从黄檗禅师那里来。”大愚禅师又问: “黄檗有什么话告诉你?”义玄说:
  
  “我三次向他请问如何是佛法大意,三次被棒打。我不知道我自己有什么过错?”大愚厉声喝道: “黄檗这样老婆心切,为你得彻困,你还来这里问有过无过?”
  
  义玄大悟,说道: “原来黄檗佛法无多子。”
  
  大愚一把抓住义玄的脖子说: “你这尿床鬼子,刚才还说有过无过,如今却说黄檗佛法无多子,你见个什么道理,快点说出来。”
  
  义玄反过身来在大愚肋下捅了三拳,大愚把义玄推到一边说: “你的业师是黄檗,跟我没关系,回去向黄檗报喜吧!”
  
  义玄辞别大愚,却回黄檗,黄檗见到后问: “你这个愣头小子来来去去有个了期吗?”
  
  义玄行礼道:“只为老婆心切。”便侍立一边。黄檗问: “去何处啦?”义玄说: “昨蒙和尚慈悲,令参大愚去来。”黄檗问: “大愚有什么言句?”义玄把经过叙述一遍,黄檗说: “大愚蠢老汉太饶舌,将来得给他一棒。”义玄说: “还说什么将来,现在便打。”说完拳头雨点般落在黄檗身上。
  
  黄檗说: “这个疯癫汉来这儿捋虎须。”义玄便大喝一声。黄檗把侍者喊过来,让他带着义玄参堂去。后来古德曾颂道:“丛林猛烈是黄檗,拈棒便打途中客。回到大愚却知恩,老婆面上与一掴。”
  
  金峰和尚示众云: “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后无老婆心。”学人问: “如何是和尚二十年前老婆心?”金峰说:“问凡答凡,问圣答圣。”学人问:“如何是二十年后无老婆心?”金峰说: “问凡不答凡,问圣不答圣。”
  
  禅宗的一个特点,是值得称道而不能摹仿的,即禅师们生龙活虎般的行动,都是超越常理的。为了替学人抽钉拔楔,喝佛骂祖固然是一种家常便饭,最普遍也是最奇特的是老师对弟子往往用一种很粗野的棒喝,把弟子带人悟境;弟子为表示悟道则对老师也采取一些粗野的行动,以表示自己明白了老师的旨意,这样的行为不但不受责怪,反而能受到赞许。正如风穴禅师所说:“大用现前,莫拘小节。”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