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山慧寂禅师的弥勒缘

信息来源:《寒山寺》杂志发布日期:2017-07-28

仰山慧寂禅师.jpg

  仰山慧寂禅师(814—890)是禅宗五家中沩仰宗的开山祖师之一,沩山灵佑禅师的弟子。因慧寂禅师跟从沩山灵佑禅师得法之后,长期居住在袁州(今江西宜春县)仰山弘扬禅风,因而人称仰山慧寂。仰山慧寂与沩山灵佑一脉相承的禅法并称沩仰宗。慧寂禅师作为一代禅门巨匠,不仅在禅修方面提倡农禅并重,善巧接引学徒,而且他还于梦中往生弥勒兜率内院,亲近诸上善人,并受命为大众讲说佛法。他梦游弥勒内院之行被灵佑禅师赞为。已登圣位。”
  
  仰山慧寂禅师,俗姓叶,韶州怀化人。慧寂九岁时,投广州和安寺跟从通禅师出家。十四岁时被父母找回还俗,逼迫其娶妻成婚。慧寂坚决不从,随即自断二指,跪在父母跟前恳请父母允许求取正法,以报答父母的辛劳。父母见他意志坚定,只得允许出家。在征得父母同意后,慧寂于是又来到通禅师处,正式剃度出家。慧寂在没有正式受具足戒前,便游方参学。最初参礼耽源禅师,已经深悟玄旨。后更往江陵受戒,深研律藏。再后来参礼沩山灵佑,遂即深入堂奥。
  
  慧寂在亲近耽源禅师时,禅师对他说:“国师当时传得六代祖师圆相,共九十七个,授予老僧,说‘我灭后三十年,南方有一个沙弥到来,大兴此教,次第传授,无令断绝。,我今付汝,汝当奉持。”耽源禅师说完,就将手中的本子递给慧寂。慧寂接过来一看,便将本子烧掉了。耽源一日问:“前来诸相,甚宜秘惜。”慧寂说:“当时看了便烧了。”耽源说:“我这个法门无人能会,唯先师与诸祖师、诸大圣人才熟知,你为何烧掉了?”慧寂说:“我一看就知道其意,只要会用就行,没有必要执著于书本。”耽源禅师说:“虽然你明了其中道理,后人没书恐怕难以生信。”慧寂说。和尚想要重录一本不难,我马上为你重新结集一本,其中没有一点遗失。”耽源说:“好。”耽源禅师上堂,慧寂出众人前,作一圆相以手呈送耽源,然后叉手而立。耽源禅师两手相交,作拳示范。慧寂进前三步,作女人拜。耽源点头,慧寂便礼拜。
  
  此后,慧寂参访沩山,沩山灵佑问:“你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慧寂说:“有主。”灵佑问:“主在什么处?。慧寂从西侧走到东侧,灵佑便知他与众不同。慧寂问灵佑:“如何是真佛住处)”灵佑说:“以思无思之妙,返思灵焰之无穷,思尽还源,性相常住。事理不二,真佛如如。”慧寂于言下大悟,亲得灵佑印可,自此跟从灵佑习禅,前后随侍十五载。两位禅师深得农禅妙用,相互激扬宗门,慧寂后来前往仰山,大弘沩山禅法,是为沩仰宗。晚年迁往江西观音院,又迁往韶州东平山。中和三年示寂,世寿七十七。作有遗偈:“年满七十七,老去是今日。任性自浮沉,两手攀屈膝。”说完,两手抱膝而终。谥号。智通禅师。”第二年,弟子将其灵骨送至仰山建塔供养,塔号。妙光。”
  
  在跟随灵佑禅师习禅期间,一日天下雨,天性上座对慧寂说:“好雨。”慧寂说:“好在什么处?”天性无语。慧寂说:“某甲却道得。”天性上座说:“好在什么处?。慧寂指雨,天性无语。慧寂说:“为何有大智慧却默不作声。”慧寂跟随沩山灵佑游山,到盘陀石上坐。慧寂侍立,忽然一只乌鸦衔着一红柿子落在面前。灵佑拾起红柿子给慧寂,慧寂洗好后交给灵佑。灵佑说:“你什么处得来?”慧寂说:“这是和尚道德所感。”灵佑说:“你也不得五分。”即分一半给慧寂。
  
  慧寂跟从灵佑习禅期间,灵佑也常以农作劳动作为启迪他的机缘之语。一次,慧寂正在扫地,灵佑问:“尘非扫得,空不自生,如何是尘非扫得?。慧寂扫地一下,灵佑说:“如何是空不自生?。慧寂指自身又指灵佑,灵佑说:“尘非扫得,空不自生。离此二途,又作么生?。慧寂又扫地一下,又指着自己和灵佑。灵佑所说的尘,本是众生的烦恼。众生烦恼众多,但并不是可以用扫帚扫除的,而是需要化烦恼为菩提。慧寂则以扫地的动作,告知灵佑悟道当于自性中见,若执著言句即与道乖违。
  
  一次,慧寂在沩山前坡牧牛,见一僧上山,不久便下来。慧寂于是问:“上座何不且留山中?”僧人说:“只因为因缘不契合。”慧寂说:“有何因缘,试举看。”僧说:“和尚问某名甚么,某答归真和尚。曰:归真何在?某甲无对。”慧寂说:“上座却回禀和尚,说某甲道得。和尚问作么生道,但说眼里耳里鼻里。”僧人按照慧寂的说教回复了灵佑。灵佑说:“脱空谩语汉,此是五百人善知识语。”灵佑最后两句称赞慧寂将成为五百人善知识,后来果然应验了灵佑之说。慧寂在仰山弘扬禅法时,弟子盈门,多达五百多人。
  
  又一次,慧寂于梦中到弥勒内院亲近弥勒菩萨。当时弥勒内院殿堂中其他的位置都有人就座,只有第二个座位空着,慧寂便于空座中就座。他刚在座位上坐定,有一尊者敲一声槌说。今当第二座说法。”慧寂站起来敲槌说:“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谛听!谛听!。大众听慧寂这么说之后,都散去了。等到醒来之后,慧寂就将梦游弥勒内院为大众说法的情况告诉了灵佑禅师。灵佑说。你已经进入了圣人位次。”慧寂倒身便礼拜。
  
  慧寂在沩山,常以充满禅机之语相互问对。一次,灵佑同慧寂一切牧牛,沩山说:“此中还有菩萨也无?”慧寂说:“有。”灵佑说:“你见哪个是,试指出看?”慧寂说。你疑哪个不是,试指出看?。灵佑便不再作声。
  
  一天,灵佑指着田地问慧寂:“这丘田那头高,这头低。”慧寂说。却是这头高,那头低。”灵佑说:“你若不信,向中间立,看两头。”慧寂说:“不必立中间,亦莫住两头。”灵佑说:“若如是,著水看,水能平物。”慧寂说:“水也无定,但高处高平,低处低平。”
  
  两位禅师看似在讨论耕作之田,其实是在以田为喻,谈论禅法要义。他们是从田之高低,来论修行人的一些执著。有人学佛执著于有无两边,有的禅者则认为修行当处中得道。慧寂禅师则认为修禅者当心中无物,无所挂碍,方才能证道,若执著中间与两边,则心不在道上,便难以证道。
  
  慧寂在灵佑门下作直岁(禅林掌管日常杂事的执事),一次,从田中作务回来,灵佑问:“甚么处去来尹。慧寂说:“田中来。”灵佑说:“田中多少人尹。慧寂插锹插手而立。灵佑说:“今日南山,大有人割茅。”慧寂拔锹便行。灵佑本来知道慧寂是从田间劳作回来,却以劳作为题来勘验慧寂对禅的悟解如何。慧寂则智慧明了,知道师父询问自己的意图所在,先是回答从田中来,当师父接着继续问时,慧寂便不再作答,而是以将铁锹插在地上自己插手站立来回应师父。当师父再问时,慧寂拔锹便走了。两位禅师之间以无声的言语达到了高度的默契,灵佑知道弟子慧寂是真正悟道的禅者,将来的禅法将由这位弟子发扬光大,不禁暗中欣喜。
  
  慧寂曾在沩山牧牛,当时踢天泰上座问:“一毛头狮子现即不问,百亿毛头狮子现又作么生产。慧寂便骑牛回去了。然后侍立灵佑旁,将刚才经历告诉灵佑。刚说完,见到泰上座前来。慧寂说:“就是这个上座。”灵佑遂问:“百亿毛头百亿师子现,岂不是上座道)。泰上座说。是。”慧寂说:“正当现时,毛前现,毛后现?。泰上座说“现时不说前后。”灵佑大笑,慧寂诡。狮子腰折也。”便下去。
  
  慧寂送果子上沩山,灵佑接收果子,问:“你从什么处得来的果子?。慧寂说:“家园底。”灵佑说。堪吃也未?。慧寂说:“未敢尝,先献和尚。”灵佑说:“是阿谁底尹。慧寂说:“慧寂底,。灵佑说:“既是你底,因什么教我先尝?”慧寂说:“和尚尝千尝万。”灵佑便吃,说:“犹带酸涩在。”慧寂说:“酸涩莫非自知?。灵佑笑而不答。慧寂自种的果子送到沩山供养灵佑,灵佑则借机就果子说事,引发弟子对禅的体悟。慧寂则根据师父的提问,逐层深入端出自己的见解,师父知道慧寂灵根顿发,因而微笑印可。
  
  慧寂一年夏末问讯灵佑,灵佑问:“你一夏不见上来,在下面作何所务?”慧寂说:“某甲在下面,开垦了一篇荒地,下了一箩筐种子。”灵佑说:“你今夏没有空过。”慧寂问:“未审和尚一夏之中作何所务?”灵佑说:“日中一食,夜后一寝。”慧寂说:“和尚今夏也没有虚过。”慧寂说过便吐舌。灵佑说:“寂子何得自伤己命尹。
  
  对慧寂来说,一个夏天忙于耕作,不仅解决了生活问题,还可借耕作悟禅。灵佑的寝食生活,则是禅宗。日用是道。思想的具体实践。在禅宗祖师看来,穿衣吃饭皆是佛法,运水搬柴无非妙道。虽然种田耕地,吃饭睡觉不是悟道,但却是悟道的因缘,没有这个因缘,悟道便无从实现。
  
  有一位名叫陆希声相公想拜谒慧寂,为了能得到慧寂接引,先作书呈送。慧寂见书开封云“不思而知,落第二头。思而知之,落第三首。”慧寂作了回书。陆相公见信迅即入山拜谒慧寂禅师,到后远远见到禅师早已经在门口迎接。陆相公刚进门,便问:“三门俱开,从何门入?。慧寂说:“从信门入。”陆相公到法堂,又问:“不出魔界,便入佛界时如何?”慧寂用拂子倒点三下。陆相公便作礼,问:“和尚还持戒否)。慧寂说:“不持戒。”问:“还坐禅否)。慧寂说:“不坐禅。”陆相公沉默良久,慧寂说:“会么?。陆相公说:“不会。”慧寂说:“听老僧一颂: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禅。酽茶三两碗,意在镢头边。”慧寂问:“曾闻相公看经得悟,是否?。陆相公问:“弟子因看《涅槃经》有云,不断烦恼而入涅槃,得个安乐处。”慧寂竖起拂子,说“只如这个作么生入?”鲁相公说:“入之一字,也不消得。”慧寂说:“入之一字,不为相公。”慧寂又说:“相公切莫烦恼。”陆相公起来便离开了。
  
  陆希声相公问及慧寂禅师是否持戒、是否坐禅时,作为以农禅并作为修行方式的慧寂禅师,知道陆相公陷入到言语窠臼的执著中去了。他只知道形式上的修道,这种见执著相的心态,是与修道之旨相背离的。为了断除陆相公的这种妄执情见,慧寂就以一首诗偈讲述了自己的农禅修道体验。慧寂认为,修禅关键在于内心的证悟,而不是执著形式上的持戒与坐禅。很多时候,禅僧都是在日常饮茶吃饭、锄地干活中触缘悟道的。因此,慧寂在偈颂中说“酽茶三两碗,意在镢头边。”
  
  慧寂不仅指出日常的作务是悟道的因缘,还指出不要执著于通过学习经教的方式悟道。当陆相公说自己读诵《涅槃经》可得安乐处后,慧寂当下做了否定。慧寂劝告陆相公不要执著于《涅槃经》等经教中不能自拔,反而障碍了自己的修禅悟道。
  
  慧寂住持仰山时,不仅有灵异感应,还常以机锋之语接引学徒。一次,慧寂正坐禅时,有一梵僧从空中而至,慧寂说:“近离什么处?。梵僧说。西天。”慧寂说。几时离彼?”僧说“今早。”慧寂说:“何太迟生?”僧说:“游山玩水。”慧寂说:“神通游戏则不无,阇黎佛法须还老僧始得。”梵僧说:“特来东土礼文殊,却遇小释迦。”梵僧取出梵文贝叶经交付给慧寂禅师,与师作礼,乘空而去,因此,得名小释迦。
  
  有庞蕴居士问慧寂:“久向仰山,到来为什么却覆盖下来了。”慧寂竖起拂子,庞蕴居士说:“恰是。”慧寂问:“是仰是覆?”庞蕴居士于是打露柱,说:“虽然无人,也要露柱证明。”慧寂抛掷佛子,说:“若到诸方,一任举似。”(作者:弘慈)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2期

    【发表评论】
条评论
【全部评论】